云南红豆杉深层次原因调查

作者:红豆杉 更新时间:2011/12/20 8:38:08 来源:云南红豆杉 【字号: 】 浏览
  2001年的春天很快回到大地,林区万物生机盎然,惟独红豆杉例外。剥树皮的人又上山了。
  4月份,拉树皮的车子再次出现,但这次大多在晚上12点以后。 
  张春山的心又揪紧了,他深知日子每过一天,就意味着有成百上千棵红豆杉死去。 
  5月的一天,他告别妻子和两个幼小的女儿,又进山了。这一次,他走得更长、更远。 
  “我要把红豆杉在云南的厄运以及深层次原因调查清楚,向全国的报纸公布,向国务院反映,这种情况再不制止的话,不出2年,红豆杉在云南就要灭绝。” 
  顺着树皮的流向,他开始对遍布云南西部的红豆杉加工厂进行调查。在宁蒗,在迪庆州,在怒江州,他看到了多家烟汽缭绕的工厂;在昆明,他看到了现代化的生产车间,看到靠榨取云南红豆杉树皮而身家上亿元的大款,以及他们开进开出的豪华汽车;他了解到加工红豆杉的某企业是骨干企业,负责人经常在报纸电视上抛头露面,某某领导几次视察。
  走在昆明繁华的大街上,张春山第一次意识到自己面对的不仅仅是大山里偷剥树皮的农民,而是一个靠红豆杉“发财致富”的庞大的利益集团。 
  从一些人看他的目光里,他明显感到了敌意,从一些对红豆杉负有保护职责的官员的话里,他听出了不快。 
  10月份,他正等待央视记者前来采访,不知什么原因,他家的电话突然停了,有朋友一再告诉他要注意安全,他听了,但并未退却。 
  “不管有什么危险,我一定要保护好红豆杉,它是我们的国宝啊!”在雨雾茫茫的山间道路上,望着眼前重峦叠嶂的大山,张春山说。 
  一个山区的农民,自己花钱不停地上访、反映与己无关的事,他图的是啥?在丽江,有很多人在问。 
  是报复,有人说。很多年前张春山在林区拉木头,被林业公安罚过几次款。 
  是为了出名,有人说。张春山想借此事出风头。 
  在记者采访中,张春山对这些说法都未予置评,他只是跟记者分析了保护生态的重要性,“砍木材并没有给山区带来多少财富,大钱都被能批到指标的城里的大老板赚走了,生态恶化的后果却要农民来承担,农村只会越来越穷。我是农民,深知这一点,因此我举双手赞成天然林保护。”
  张春山是鲁甸土生土长的普米族人,像很多普米族人一样,他会讲3种语言,16岁时因家贫辍学,但他一直保持着学习的习惯,他是这一带惟一每年自费订两三份报刊的人。 
  在他的农民生涯中,除了下田种地,还做过小生意,当过半年的代课教师。在90年代初,丽江林区进行木材商业采伐的时期,他买了一辆东风大卡车替人拉云南红豆杉,跑遍了丽江、迪庆的几乎所有林区,在这过程中,他因超载等原因被罚过几次款。1999年天然林禁伐后,他把车卖了,专心种自己的那10亩地。 
  谈到自己的行为,他说:“我们这地方,山高皇帝远,如果没有人监督,很多事都乱套了。我这么做,还是有很多人支持我,从中,我感到了做人的价值。”
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