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图文]我记忆中的红豆杉

作者:未知 更新时间:2011/11/11 14:54:10 来源:云南红豆杉 【字号: 】 浏览

云南红豆杉

    二郎乡只是国土上一个逗号般大小的点,但其绵延的泥功山岳,却地广人稀独有一个县三分之一的地盘。在甘肃陇南的山中,二郎的林,算不上至大、至美,但却算得上茂密、特异。在二郎的重峦叠嶂里,红豆杉无疑是出身寒门的珍奇名树。  
    早听说有人闻声潜至,到二郎这座宝库般的“小兴安岭”里栽培红豆杉。还有人遁入深山老林,挖林间荒坡的红豆杉,栽植到院落农田,或者一株三百多元卖给树苗贩子。起初我不相信,一株树苗能卖这么个好价观,也不认为二郎会生这奇木。连二郎人都不信,世世代代苦上加穷的生活,这下子又突遇生机亮出光芒。近些年山乡人口骤减,而红豆杉的大兴繁育,进山的人潮又多过背井出门打工谋生的队伍,穷山沟的光景明显发生着一片兴隆的转折。  
    一个在乡政府工作的小伙子说,二郎的秋来得缓了,舒润了,温柔了。所以依我看,红豆杉是二郎的福音树,吉祥树,让生息在这片土地上感到失望甚或绝望了的人们,重新看到白云深处的柳暗花明。一种树以财富的形式馈赠一方水土,是对二郎人最亲切的眷顾和最现实的相助。 
    那是一个正午,飘散的炊烟,把一座叫店子的村庄置措在脱俗的幻境里,牛奶般的阳光沐浴远近的村寨和高低的层林。我身边白发苍苍的老婆婆,她拄杖站在青瓦土墙的房屋后,稀奇地注视我给一株清溪旁的红豆杉拍照。她像介绍孙女般用疼爱的语言,如数家珍地夸赞着这株红豆杉的生长史,和她们家的变化,缘于这株扎根她家屋后的红豆杉,她说话的眼睛神采熠熠,纯粹不像久处山地佝偻半生的老妪。反觉得她似退休或曾归隐的植物学家,那么精通,朴素。她娓娓的阐述,滔滔不绝的话语,似天上的行云,流水中的落花,又宛如轻舞庄园的炊烟,给我留下了对该地红豆杉奇妙的印象。 
    不相信会存在的事物,在穷乡僻壤的蓦然呈现和一片蓊郁,的确是一件欣喜万分的好事。红豆杉端直的树干,长得就像林场里的油松,蓬勃的枝条,如伞般绽放绿树最盛大的花蕊,油亮的青叶,好比少女的木梳细致地梳过,莹洁的叶片,泛着青翠欲滴的光色,多么美妙,多么秀颀! 
    美丽的红豆杉,我猜不出它内蕴着怎样饱满和强大的生命力,仅凭它巍峨如山的一丛枝叶,就给我一个春天的葳蕤,仅凭它隆冬依然的苍翠,毫不规避寒霜风雪的姿态,就在我内心撑起永远葱茏的华盖。 
    2010年11月25日,我在二郎所见的红豆杉,四下延伸的枝干长着一颗向树而生的心,围绕那颗看不见的圆心,很少有枝叶蠢蠢跑出自己的半径。因此不论从哪个角度看,红豆杉都亭亭挺拔,就像被园丁剪裁过,修葺过。其实,这一切均出自于自然的手笔。在自然界的大观园里,白杨端庄但没有你的老成,松柏繁茂但没有你的精致。你没有低头的自卑,仰视的高傲,没有依阿取容,献媚奉承,你超乎茫茫林海中的万千花木,你心静如水,如月,如野草,透澈,淡定,蒡葧,你超然一切的在乎,超在乎之外、之上,遁迹但并未从人心中隐遁。 
    红豆杉乃世界公认濒临灭绝的天然珍稀植物,是第四纪冰川遗留下来的古老树种,在地球上已有250万年的历史,现代科学推崇它抗癌的重大功用。由于自然条件下红豆杉的生长速度十分缓慢,再生能力差,所以世界范围内迄今尚未形成种群完整、规模庞大的红豆杉原生林。中国已将其列入一级珍稀濒危保护植物范畴,联合国明令禁止任何目的与形式的采伐。 
    二郎是红豆杉代传繁育的基地。我感恩与红豆杉相识恨晚的一面之缘,亦是我的福分。红豆杉的果实就是红豆,一种树上结的红豆,会给人许多浮想联翩的情思。红豆杉的红豆,宛如愿君多采撷的南国的相思豆,外红里艳,亦寄托人们相思的情感,此木得名也缘于它结着像红豆一样的果实。红豆杉生物学特性对生态环境要求甚高,一般成树要生长100年以上到250年左右。二郎是成县北部的高寒山岩林区,林带海拔高,昼夜温差大,年均气温较低,四季湿度较大,气候适宜于红豆杉存生。 
    也许,这就是一种树蕙质兰心的品质,就连枝叶也身怀风骨。熏风狂摧仍不醉不媚,群鸟欢歌仍不喧不摇。一种有个性的树,泰然自若,会被世人看在眼中,也发现和记住它周身的奇特。据说这树涨价时,山外的人没黑没明地在山林中游荡,割树皮,捋树叶。我也不知道人如何去对一棵矜持的不会说话的树下黑手,我也不知道养活人命的树是否流下了委屈的泪水。但我清楚,维系人类的植物与自然在那一瞬间,它们集体在藐视人类,看不起这些怪兽般直立行走的东西。他们真不该忘记红豆杉,忘记不嫌弃这方水土的福音树。二郎一带的红豆杉,不但名字听起来浪漫,树本身就很俊美,枝接柯连,翠叶翳天,枝叶平行如篦,对称抽发,如紧密的梳齿,梳理开天上团团的祥云,镂出苍穹浩瀚无垠的明朗。 
    二郎人对红豆杉的认识很少很晚。对于山林中出生山林中长大的人来说,红豆杉是灵魂的摇篮。民间传说中,红豆杉素有“风水神树”之称,许多人家把孩子从小托付给此树,找树当“拜大”。二郎是红豆杉的家园,乳牙蜕落一起扔上房顶的兄弟姊妹,都是红豆杉林中的儿女。他们视树如人,情同手足,只有远嫁或离乡时,才折一枝树叶藏进嫁妆或行囊里;他们怀有深固的杉树性格,宁可一辈子沉默,平平凡凡,简简单单,但决不伐一棵树。祖先们传下来一个训诫:伐树的人会被山洪带走。所以土生土长的二郎人爱树爱林,看林满山吼,护林硬骨头,谁要树的命,谁就走向与这个村庄剥离开的下场。 
 

  • 上一篇: 没有上一篇文章
  • 下一篇: 红豆杉,曾和恐龙一个时代的物种
  • 联系我们